鈷市風云:資源霸主嘉能可左右互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8-04-30 00:22: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鈷市風云:資源霸主嘉能可左右互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國際金融歷史上,總有一些資源國家,在某一時間段內因某品種礦價的驚人表現而成為資本角逐的中心。這一次,是剛果(金)的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果(金)礦業新政掀鈷市波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剛果(金)南端的加丹加省,由東南至西北延伸的礦帶上,扎堆聚集著世界上知名的銅鈷企業。越往西北,銅伴生礦越多,大礦也越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豐富的銅鈷資源,對國際礦商來說誘惑十足,包括嘉能可、洛陽鉬業、歐亞資源集團等國際礦商紛紛前往駐扎投資。但今年開始,這一地區的金屬投資不再像之前那樣“舒服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剛果(金)作為全球鈷供應的主產地,其供應量占全球總供應量的65%以上。近期,該國通過的新礦業法,掀起全球鈷市波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剛果(金)新礦法,一旦鈷被列為“戰略物資”,其權利金稅率將增長5倍至10%;而礦權所有人10年內免受財政和海關政策變化影響的保護條款被取消,新上調權利金稅率將施用于所有項目并立刻生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新礦法還引入了稅率為50%所謂的超額利潤稅,包括銅、鈷和黃金在內的礦山權利金稅率都將上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消息一出,在本輪鈷牛市中賺的盆滿缽滿的嘉能可等企業,紛紛呼吁剛果政府減少大宗商品的版稅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統計,自2015年年底以來,國內金屬鈷價格整體呈現震蕩上行走勢,漲幅已超過230%,目前價格已經突破近10年高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顧近兩年金屬行情,誰在小金屬漲價題材上押注越多,就越被人羨慕。隨著鈷價不斷上漲,在本輪鈷市行情中獲利的巨頭、大鱷一一浮出水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,國內某期市大佬因囤鈷而一雪前兩年投資“滑鐵盧”之恥的消息,僅僅是花邊新聞。對全球鈷礦市場擁有30%控制權的國際礦商嘉能可,才是這一輪博弈中真正大獲其利的禿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嘉能可的“左右手”生意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統計,全球最為富碩的鈷礦,有一半都在嘉能可手中。據統計,作為目前是全球最大鈷礦生產商,嘉能可2016年全年共產鈷原料28300噸,占全球鈷礦總產量23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羅馬并非一日建成。在嘉能可擁有的206.07萬噸鈷礦儲量中,部分礦產可謂收益驚人,其中,就包括其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所收購的加丹加礦業公司(KatangaMining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彼時,加丹加礦業公司因國際銅價跌幅過半而陷入生存絕境,在四處借貸無門的情況下,不得已以區區5億美元“賣身”給嘉能可。在后來的加碼收購后,嘉能可目前共擁有該公司85%以上股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這家公司的市值在短短數年內迅速恢復。從收購時的13億美元市值到現在的40億美元,在“加丹加”一役中,嘉能可不能不說是幸運之神的寵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上面的故事是‘鈷成就了嘉能可’,那么去年以來新版本的鈷市風云,則可能主要圍繞‘嘉能可是如何成就了鈷’這條主線展開?!睒I內人士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介紹,2017年初,一家叫作Cobalt27的公司在加拿大多倫多成立,主要經營買賣金屬鈷及收購鈷礦產權,上市第一年,該公司股價就暴漲了60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圣誕節前夕,這家公司在國際市場上一筆鈷交易直接令第二天國際鈷價大漲1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業內人士猜測,這家公司的大股東與嘉能可同樣來自瑞士,因此其可能是嘉能可的一副“馬甲”,而作為鈷價上漲的最大受益者,嘉能可一邊控制現貨來源,一邊控制衍生品交易,在左右互搏中獲取暴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本輪鈷價上漲之初,嘉能可擁有鈷產量約6200萬磅,近兩年多來,鈷價上漲幅度超過30美元/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何嘉能可就吃定了鈷價上漲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鈷主要是銅和鎳的副產品,目前全球鈷礦山產量中,60%來自于銅鈷礦,34%來自于鎳鈷礦,鈷的供應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賴銅和鎳的項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球精煉鈷產量從2000年的3.56萬金屬噸增至2017年的12萬金屬噸,復合年均增長率約為7%,同期中國精煉鈷產量從1000噸增至7萬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證券有色研究團隊指出,鈷價上漲的背后是其供需結構的改變。在新能源汽車大周期的背景下,由動力電池的需求引發鈷需求的爆發式增長,同時3C領域的鈷需求保持穩定的增長態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在供給端短期內難以跟上需求的增長,造成供需不均衡,預計2017年供需缺口為550噸,且缺口呈擴大之勢,預計2020年,供給缺口將達到1.2萬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該團隊解釋,在供給端,鈷的銅、鎳伴生屬性制約了短期鈷的供給彈性;其次,剛果(金)惡劣的環境提高了新礦的開采難度、成本和時間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已開采的礦山中,大部分礦山已經達到滿產狀態,未來有明確復產、擴產計劃的僅有Katanga礦山和歐亞資源的RTR項目;預計到2020年,全球精煉鈷的供給為12.2萬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業內人士稱,嘉能可、洛陽鉬業(Tenke礦)、歐亞資源ENRC這世界前三大鈷礦商的產量達全球鈷產量的40%。目前大多數主力礦山產能基本釋放完畢,增產潛力有限,整體供應增速有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需求端,由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引發的鈷需求高速增長,預計在高鎳低鈷化的進程下,至2020年,動力電池對鈷的需求量仍高達3.3萬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的來看,包括嘉能可、洛陽鉬業、歐亞資源集團、五礦資源和艾芬豪礦業等,在剛果金運行礦山和推進項目的公司,將立刻適用于包括銅、鈷、黃金等金屬更高的礦稅,同時還有一項新引入的高達50%的所謂暴利稅。稅務負擔的提升,是否會挫傷礦產商生產的積極性需要觀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方正證券有色研究團隊指出,剛果(金)作為全球第一大鈷資源國,當地政府已經通過政策變動方式來控制金屬鈷。無論是從采礦成本來看,還是從礦企面臨的政策穩定性來看,稅收新政主要對供應形成擾動,利于鈷價上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稿件來源: 智通財經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驗證碼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久久久五月